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og中文作家聯盟 | 28th Jul 2006, 18:50 PM | 會員文章推介 | (1398 Reads)

作者:Happy Prince

昨日去電影資料館看光藝片,大堂放着最近去世的余慕雲的口述片段。老叔父光影留聲,身為後輩的我自然要洗耳恭聽。

Picture


(圖片來源: http://www.news.gov.hk/tc/citylife/060511/html/060511tc20001.htm#)

 

  螢光幕的他說,四十年前因為翁靈文一句「香港電影豈可無史」,便開始孜孜不倦研究香港電影史的生涯,每賺夠幾年錢就辭工去大學圖書館去找資料。

  記得他曾經接受《E+E》訪問,講過在《華僑日報》讀報找資料時,雙手長期沾滿油墨,後來更差點中毒入院。他一直住在屯門的公屋,滿屋都是珍藏,天天三、四點起床,貪那段時間可以清清靜靜寫文章。

  香港電影在大學已經成為顯學,不過,學院外的普羅大眾如何看待我們的歷史才最重要。

  這幾年,資料館儼然成了老人fans club聚會,夏天「平平哋」嘆冷氣。我每一次坐在公公婆婆中間,常常提心吊膽:當在座的老人家百年歸老以後,有誰還會花心機跑到西灣河如此「山旮旯」去睇「粵語殘片」?

  在雅虎打「光藝」兩字搜尋,除卻康文署的宣傳網站,只得寥寥兩三個網誌談及光藝,或者進一步證明了兩點:一、「粉絲」都是不懂電腦的老人家;二、年青一代對此大多毫無興趣。

  不止一個人知道我經常去電影資料館看舊片,很是驚奇地問:「電視都有得睇啦?使唔使買飛睇呀?」我總算不是白活的,「傻仔」的弦外之音聲聲入耳豈有聽不到之理?不過我懶得回答,一笑置之,心裏想:咁凌晨三四點時,你會唔會起身睇或者錄影?

這種歷史斷層當然不僅發生在電影史,難得仍有前輩為此努力奔走,好像最近潘迪華在港大載歌載舞,在免費報紙爬格仔,我感受到這位高貴的上海婦人貼近群眾的苦心,不是「十年一閏」借機開騷宣傳,而是希望我們抓住歷史,告訴大家「舊嘢」不一定是沉重、老土的代名詞。

前人努力種棵大樹,只怕後人嫌它阻頭阻勢,任它雨打風吹去,根本不屑乘涼,哪管是一套九十分鐘長的舊電影抑或一首五分幾鐘的老歌。我是讀歷史的,試問沒有歷史的人如何開創潮流?這條難題,我不懂回答。

 


[1] Khaces Steroids

rich sarcoplasmic actions acid grow maintain compete

Steroids | Steroids News | Steroids Sale | Steroids for Sale

forms exercise considered full store enhance pioneer pound


[引用] | 作者 Khaces Steroids | 13th Feb 2012 06:57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