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og中文作家聯盟 | 23rd May 2006, 14:25 PM | 學術考研 | (9942 Reads)

平均分: 9.33 | 評分人數: 3

作者:腎煎鞭

(一)唐伯虎


  一直想為唐伯虎翻案,趁元宵佳節,略書一二。

  唐寅生於明憲宗成化庚寅年(1470),據說是寅月寅日寅時,故取名唐寅。寅屬虎,所以又取字「伯虎」,古時以「伯、仲、叔、季」別長幼,例如三國時期孫堅一家,長子孫策字伯符、次子孫權字仲謀、三子孫翊字叔弼、四子孫匡字季佐,所以唐伯虎是唐家長子。

  我們對唐寅印象最深的,應該是「四大才子」及「秋香」。民間流傳,四大才子是唐寅(伯虎)、祝允明(希哲,別號枝山)、文璧(徵明)、周文賓。其實歷史上並無周文賓這個人,真正的四大才子,最後一位,也最為人不熟識的,是徐禎卿(昌穀),可能因為他早死,三十三歲便掛了,所以沒有太多事迹供後人陳述。

  秋香於歷史上有其人,但不是甚麼華太師的婢女,而是一名官妓,叫林金蘭,而且年紀比唐寅長二十多歲。忘年戀不可以嗎?可以,而且很符合唐寅的形象,但唐寅其實
是個用情專一的人,他沒有九個老婆,秋香更不是他妻子。

  唐寅是個天才,年少時便很有聲望,和同鄉一個叫張靈的狂生結為好友。祝枝山是他的忘年交,比唐寅年長十歲。他曾勸唐寅,不要再游手好閒,要他去考功名。唐寅真的閉門苦讀,二十九歲第一次去考科舉,以當時來說,二十九歲才去考算是晚了。結果一考便鄉試第一,輕易地奪得「解元」。

  中國人有句說話,叫連中三元,連中三元其實就是科舉考試中連續三次第一。鄉試第一叫解元,會試第一叫會元,殿試第一叫狀元。監考官程敏政對唐寅的文章大為賞識,當所有人都認為今屆科舉唐寅必定連中三元時,唐寅卻受了冤獄,從此改變他的一生。

  唐寅和一個同鄉一同上京赴考,那兔崽子叫徐經,說徐經也許沒甚麼人認識,其實徐經的曾孫就是有名的徐宏祖,即《徐霞客遊記》作者。徐經賄賂程敏政的書僮,取得試卷,結果被人發現,連同唐寅、程敏政一同下獄。後來查出唐寅無辜,朝廷便隨便授以浙江藩府小吏,唐寅當然不服,他原本就不喜歡官場功名,自此對政途失望,三十一歲的他開始浪迹天下。

  唐寅十九歲時娶了徐延瑞的女兒,徐家書香世代,徐氏是一娟娟淑女,二人相濡以沬,十分恩愛。但後來發生了家庭連環悲劇,先是老爸病死,母親也因憂傷過度病死,才出嫁一年的妹妹又突然病死,而剛懷有身孕的徐氏,在一個中秋佳節裏因難產而母子二人同時離開了唐寅。


  唐寅為妻子寫了一首《白髮》詩:


清朝攬明鏡,玄首有華絲。
愴然百感興,雨泣忽成悲。
懮思固逾度,榮衞豈及衰。
天壽不疑天,功名與壯時。
涼風中夜發,皓月經天馳。
君子重言行,努力以自私。


  同一年內,五位家人一同離開自己,可以想像,再豁達的人,也會被弄得精神崩潰。此時期的唐寅處於人生低潮,縱情於酒,於是好友祝枝山就勸他,不如在這守孝的三年內,發憤讀書,考取功名。是一種寄託吧。

  守孝三年後,唐寅再娶了一位何氏。不久,便開始赴京考試。但上天對唐寅實在太不公平,剛回復心情,又遇上科場舞弊案。科場舞弊案其實是學士程敏政和御史華昶兩大政治集團的一場火拚,而告發者是唐寅的同鄉都穆。都穆深知自己不如唐寅,所以表面上和唐寅稱兄道弟,其實暗自不爽,但這個小人後來竟平步青云,官至太僕少卿。

  何氏為人勢利,原本相中唐寅的才華,以為自己筍價買入藍籌股,待唐寅考得狀元時便可升價萬倍。豈料天意弄人,唐寅被下獄時何氏便認定自己入錯股,並立即蝕讓沽出,唐寅,竟被人拋棄了。

  唐寅晚年遇上一位女子,也是他人生最後一位紅粉知己。她叫沈九娘,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兼才女,不計較唐寅潦倒,努力持家,默默地支持着唐寅。但上天再一次作弄他,比唐寅年輕的沈九娘,因染疾而撤手人寰。除了悲痛還是悲痛,為此唐寅寫下了十首催人淚下的悼亡詩《綺疏遺恨》,其中一首我頗喜歡的《刀》:

鳳頭交股雪花鑌,剪斷吳淞江水渾。
只有相思淚難剪,舊痕才斷接新痕。


  看到妻子生前用過的剪刀,睹物思人,這把刀連滔滔吳淞江水都可剪斷,唯有相思之淚剪不斷,理還亂。

  在沈九娘走後,晚年的唐寅確有流連歡場。但他的大半生,都是用情專一,只有人負他,沒有他負人。在男人三妻四妾的年代,由始至終他都只有一位妻子,浪迹歡場,也許是人生無奈的投射,他已經怕痛,怕再一次失去身邊的人。那細水流長所繫絆的悲痛莫明,不如當下即是的片刻澆愁。



  情路上不如意,仕途上亦沒有作為,唐寅一生,是典型知識份子懷才不遇的坎坷人生。

  唐寅中年時,曾經投効寧王。寧王叫朱宸濠,是朱權(朱元璋十六子)之後,他一直蓄有異志,不停招攬人才,終於在武宗正德九年(1514)正式向唐寅和文徵明招手。但文徵明看穿他的心意,婉拒不赴,反而唐寅投効了。可以理解,在「正途」上不得意,所以唐寅明知寧王不妥,仍有放手一博的心態。

  後來寧王謀叛的之心日彰,唐寅便縱酒乍癲,令寧王不滿,才得以脫身。結果寧王被王守仁(陽明)打敗,被誅於通州。

  至此,唐寅對仕途可謂真的死心。「看破紅塵」,開始潛心佛學,從《金剛經》中「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取號,自號六如居士。但一切都只是消極的逃避,只是多重挫折下所萌生的遁世心態。唐寅不是做和尚的料子,絕對不是。你看他畫作上最出色的都是畫女人(士女畫),怎會是和尚?

  經過一段時間的平伏,唐寅開始找回自我。晚年在家鄉建了一座桃花塢,門前牌匾上書「江南第一風流才子」,自提。唐寅又變回年輕時狂狷的唐寅,但這是歷盡滄桑的狂狷,和年少初生之犢的狂狷,有本質上的分別。

  自從周星馳的《唐伯虎點秋香》一戲上演,「別人笑我忒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兩句詩便廣為傳頌,人人通曉。這兩句詩摘自《桃花庵歌》,是唐寅居桃花塢時所作:

桃花塢裏桃花庵,桃花庵裏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月下眠。
半醒半醉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
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
車塵馬足貴者趣,酒盞花枝貧者緣。
若將富貴比貧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將輪酒比車馬,他得驅馳我得閑。
他人笑我忒瘋顛,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見五陵豪傑墓,無酒無花鋤做田。


  的確,「他人笑我忒瘋顛,我笑他人看不穿」很能概括唐寅的心態。看似瘋瘋癲癲,輕薄狂狷,其實是因為得不到別人明白。既然俗世不明白自己,那也就無所謂,我就瘋瘋癲癲,讓你去揣測、去解讀自己,而我落在一旁,笑你也笑自己。

  唐寅一生的鬱結太多,何以排遺?男人通常都將一生的精力投放到事業上,就算人生百般不如意,只要在事業上奮鬥,將目標投放至此,事業上的認同令男人可以覺得甚麼都不要緊,可以從中找到寄託。但他的事業全盤失敗。

  沒問題,那將視線轉移到兒女私情之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但,身邊的女人不是早死便是離自己而去。他的人生,又怎可以寄託在愛情之上?

  那不如將人生的意義託付在親人身上,親人就是自己的原動力。不對,唐寅的父母妹妹都已死去。孑然一身。

  所以無論是絕紅塵的「六如居士」還是瘋瘋癲癲的「江南第一風流才子」,我們都看到,那是唐寅無力的疾呼。世宗嘉靖二年(1523)十二月初二,唐寅帶着遺憾,帶着事業上的遺憾,帶着愛情上的遺憾,帶着「世人不知我」的遺憾,悄然走過他的人生。


《絕筆詩》 唐寅

生在陽間有散場,死歸地府也何妨?

陽間地府俱相似,只當漂流在異鄉。

 

Picture
唐寅《桃花詩畫》,全詩看似豁達,而悲在其中。



(二)祝枝山


  說起祝枝山,我們可能會想起阿叻。

Picture

  祝枝山本名允明,字希哲,枝山是他的外號,因為他右手多了一根手指,所以自嘲「枝山」。單從這點,我們大概可以猜想他的為人。

  他是四大才子中年紀最大的,長唐寅、文徵明十歲,長徐禎卿十九歲。其祖祝顯在正統四年考得進士,故爾後七代都是書香世家。周星馳《唐伯虎點秋香》內的祝枝山是個渾渾,經常佔唐寅便宜,其實祝枝山是個天才,而且像唐寅的大哥哥。《明史》說他「五歲作徑尺字,九歲能詩」,即五歲便能用毛筆寫出一方尺的大字,九歲便能作詩文。這還不止,他七歲時便已考得秀才,不過這可能和他的家族背景有關。到三十二歲時,會試考得舉人。唐寅也是舉人,但唐寅考了第一,故稱「解元」,其他則泛稱舉人。

  唐寅的瘋癲是佯裝豁達的一種釋懷手段,祝枝山則是樂天知命而任意東西。他很喜歡喝酒,每當賺到錢,便全用來請朋友飲酒作樂,飲到不留一分,或與朋友分掉所得錢財,極其豪爽。沒錢了,向人借,當一出門被人追債,他便很興奮,是怪人一個。

  祝枝山表面很怪,但其藝術造詣很高。論畫首推唐寅,論書則首推祝枝山。其與文徵明、王寵是明中葉書法界的「明三家」,尤以草書成就最高,有「國朝第一」之譽,即當世第一流草書大師。

  別看他瘋瘋癲癲,但認真起來也是個做官的材料。《明史》:

「允明以弘治五年舉於鄉,久之不第,授廣東興寧知縣。捕戮盜魁三十餘,邑以無警。稍遷應天通判,謝病歸。嘉靖五年卒。」

  從興寧知縣到應天通判,可謂稍有政績。但為何「謝病歸」?歷來有不同看法,大抵認為祝枝山不滿當時朝政,所以託病辭官。事實是否如此,我們不得而知。不過我們可以留意,祝枝山三十二歲才考得舉人,而且不像唐寅一考便考得「解元」,而「久之不第」,說明他讀書考試方面不太好。

  事實上祝枝山確是多次考科舉,考到三十二歲才取得舉人,其後一直考不到進士。考不到進士,類似今天你考不上大學,政府工你是不用想的了,頂多讓你做做合約員工,「非公務員職位並不是公務員編制內的職位,將不會按公務員聘用條款和服務條件聘用,並不會享有獲調派、晉升或轉職至公務員職位的資格」,在「學而優則仕」的古代,讀書不成,你還有甚麼作為?

  無疑,他是有才學的,但並不是當時官制所需的才學。他有點像竹林七賢中的阮籍,都是反名教,如《罪知錄》內力評杜甫而揚李白,說杜甫是「村野」,是「外道」,因此被王士禎評為「狂誖至於如此……令人掩耳不欲聞」。那我們可以想像,有這種心態,政府工是不會歡迎你的,現成的學制也不適合於他。唯一慶幸的,祝枝山一生沒甚麼大不幸,不像唐寅,故其性格比唐寅來得樂觀、豁達,也因此能被追債時還很興奮。

 

Picture
祝枝山草書蘇軾《前赤壁賦》「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以氣行筆,點畫線條,盤旋飛舞,令人不可端倪。



(三)--文徵明


Picture

  風流才子不一定瘋瘋癲癲,文徵明和唐寅、祝枝山便很不同。

  文徵明本名文璧,徵明是其字,後以字代名。唐寅和祝枝山都屬於天才型,才思敏捷,但文徵明小時候被認為是弱智,到了八歲還不太會說話。奇怪到了十歲便倏然開竅,變得過目不忘,十四、五歲開始有才名。

  他學文於吳寬,學書於李應禎,學畫於沈周(唐寅亦學畫沈周),都是其父文林的朋友。文家亦是書香世家,其父文林是溫州知府,其叔文森是右歛都御史。上述人物之中,有一個人我們要留意,那就是李應禎。李應禎不算甚麼大書法家,但是個教育家,曾對文徵明說「只懂臨摹王羲之,就算一模一樣你也不會超越他」,對文徵明頗有啟發。而李應禎便是祝枝山的岳父,可能因此,性格比較古肅的文徵明便與狂放的唐寅、祝枝山結下不解緣。

  文徵明在考試方面比祝枝山還差,自十九歲考得秀才後,前前後後考了九次都考不到舉人。唐寅二十九歲一考便考了第一(解元),祝枝山考到三十二歲才合格(舉人),但文徵明連合格都拿不到,一直到五十四歲(唐寅死該年,文徵明和唐寅同歲,唐寅死時五十四),才由巡撫李充嗣推薦,成為翰林院待詔。「待詔」是一個官名,意思是待在翰林院等皇帝有事才詔見,閒官。

  其為人古肅、耿介、正直,是很典型的儒生形象。十六歲時,其父文林死去,吏民想送文家一點金錢,文徵明一一推卻。巡撫俞諫見他家境不好,想給他一些錢財,指着他的藍衫說:「怎麼這麼舊?」文徵明裝作不懂,推說「因為被雨所濕。」令俞諫都不好意思說明來意。(《明史》原文「(俞諫)指所衣藍衫,謂曰:「敝至此邪?」徵明佯不喻,曰:「遭雨敝耳。」敝是雙關語,俞諫意指文徵明衣舊,暗示久試不第;文徵明裝不懂,說為雨所敝,即衣服被雨所濕。藍衫即襴衫,明朝秀才都穿襴衫。)

  文徵明雖然科舉不得意,但其名聲早已傳遍天下。寧王宸濠想招攬他和唐寅,文徵明知其蓄有異志,託病不赴。直到五十四歲,他才被授與一個小小翰林院待詔。唐寅死後,文徵明便成為吳中的文壇領袖,以他的才名,去做翰林院待詔,同朝之間很多人看他不順眼,大抵出於嫉妒、忌才之心,文徵明又不懂人情世故,直腸直肚,加上當時官制和他不合(即他非政府所需的「專才」),所以做了三年便自行請辭。

  從一件事我們可以明白其為人。張璁曾受文林提拔,後來張璁得勢,以不太恭敬的態度叫文徵明寄附其下,文徵明當然不理他。未幾內閣首輔(宰相)楊一清招攬文徵明等一班人才,但文徵明最後才到。楊一清不滿說:「你不知我是你老爸的朋友?」文徵明義正詞嚴道:「先父死去三十多年,他說過的每一個字我都不敢忘記,實在不知你是先父朋友。」言下之意是,楊一清在文林死後三十多年來都沒理過文家,到文徵明有名時才去招攬他,然後又「扮熟」。

  楊一清被說得有點慚愧,事後與張璁合謀想調走文徵明。文徵明不停請辭,結果反而被李充嗣賞識,推薦做翰林院待詔。但是福是禍,這便很難說。

  文徵明書、畫俱佳,畫方面與唐寅、沈周、仇英合稱「明四家」;書方面與祝枝山、王寵合稱「明三家」。所謂見其字而識其人,文徵明最擅長的是楷書,尤工小楷,與狂放的祝枝山工草書,相映成趣。

  天下四方的人都到他家門前乞書畫,可見其名氣之大。但文徵明堅持幾個原則:

  一、不給王侯
  二、不給高官
  三、不給太監
  四、不給富人
  五、不給外國人

  周王、徽王等多個諸侯送他財寶古玩,文徵明看都不看,原封不動退還;外國人遠遠到來,都不得見,深以為恨。文徵明只會將自己的書畫給窮人,尤其那些落第潦倒書生,也許是觸及他仕途不如意的遺憾吧。

  晚年投其門下的門生愈來愈多,漸漸形成一個吳中文人集團。傳說文徵明死時仍是「置筆端坐而逝」,置筆即放下毛筆;端坐即端端正正的坐着,可見他一生的堅持。終年九十歲。

  《滿江紅.拂拭殘碑》是其名作:


  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依飛何重,後來何酷。豈是功高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端,堪恨又堪悲,風波獄。

  豈不念,疆圻蹙。豈不念,徽欽辱。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


  名句「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點出秦檜何德何能害岳飛?不過媚諛宋高宗,怕一旦岳飛功成,光復中原,徽、欽二宗返國,高宗便得下台。性格耿介,不甘圓融,官場政治黑暗,文徵明是文壇領袖,但不是做官的材料。

 

Picture
文徵明《仿米氏云山圖》
其山水畫有粗細兩種風格,此作屬粗筆,墨氣淋漓,畫面蒼潤,粗放中寫出典雅,是晚年的作品。




(四)徐禎卿

Picture


  民間流傳的四大才子,將徐禎卿剔除,改以擅長扮女人的虛構人物周文賓,除了因為徐禎卿死得早,沒太多事迹留傳外,更重要的是徐禎卿的形象不合民間口味。

  徐禎卿字昌穀,是四大才子中年紀最輕的,比唐寅、文徵明小九歲,比祝枝山小十九歲。他和唐寅、祝枝山一樣,屬天才型,《明史》說他「資穎特,家不蓄一書,而無所不通」,即天資聰穎奇特,家中一本書都沒有,但甚麼都懂。四大才子中,只有徐禎卿及文徵明在《明史》內有獨立本傳,唐寅和祝枝山都只是附於徐禎卿列傳末,因為徐、文二人都在明朝當過較大的官,尤其是徐禎卿。

  他和唐寅是老友,在唐寅向沈周(唐寅繪畫老師)、楊循吉(禮部主事,文壇領袖之一)介紹下,徐禎卿開始有名。年僅十六便發表了《新倩集》,其後又有《江行記》、《太湖新錄》(與文徵明合纂)等,但和另外三位一樣,他科舉中屢試不第。不過徐禎卿比較幸運,在弘治十八年(1505年),二十六歲的他終於考得進士。

  明朝科舉最後一場考試叫殿試,由皇帝親自策問,考第一的叫狀元,第二的叫榜眼,第三的叫探花,其餘的(合格)叫進士。當你考得進士,便代表有資格在朝中做官。可是徐禎卿因為貌醜,不得入選翰林院(御用文人集中地,只有入選翰林的人才有機會出任內閣),而改授大理左寺副(掌刑獄,類似今天的懲教署高層)。不久,又因為不見了囚犯,而被貶為國子博士(類似今天的教育署高層)。

  說徐禎卿不合民間口味,因為他登第後,便開始後悔年少時的行徑。就像年輕人剛踏足社會,開始變得入世,見面首開腔「最近有甚麼搞作?」,言談間是「那隻股票可升!」,找朋友的動機是「看看大家有沒有機會合作吧」,很典型的剛出來社會工作的年輕人。這不是人們所憧憬的風流才子,風流才子應該是像唐寅般狂狷,像祝枝山般癡線,像文徵明般才高但憨厚,或像周文賓那樣英俊,英俊得可以扮女人而人不知。

  在這個層面上,徐禎卿顯得有點不乾脆。但可以理解,身處怎樣的環境,便容易造就怎樣的價值觀。徐禎卿開始和一些「上層」文人打交道,和李夢陽、何景明、邊貢、康海、王九思、王廷相合稱「前七子」。(明朝早期七位提倡復古的文人,後有李攀龍、王世貞、謝榛、宗臣、梁有譽、吳國倫、徐中行,稱為「後七子」)

  不過徐禎卿在詩方面是四大才子中成就最高的,《明史》說他「詩熔煉精警,為吳中詩人之冠,年雖不永,名滿士林」,即他的詩在煉字造句方面十分精警,是吳詩人中第一人,雖然年紀輕輕便死去,但名滿士林。徐禎卿死於正德六年(1511年),死時才三十三歲。這其中有點頗奇怪的,徐禎卿晚年潛心道教,研習養生,反而早死,可能和服食煉丹有關。

  明‧王世貞《藝苑卮言》內引徐禎卿兩句詩,向來被認為是名句:


文章江左家家玉,煙月揚州樹樹花


  我手頭上的徐禎卿文集內找不到此詩,而網上也找不到全文。但有一首我頗喜歡的《題扇》:


渺渺太湖秋水闊,扁舟搖動碧琉璃。
松陵不隔東南望,楓落寒塘露酒旗。


  意境澹遠,頗具神韻。詩題《題扇》,想是書於扇上之詩。在徐禎卿短暫的人生中,只看到他專長於詩,無疑是四人之中成就最高,但也就沒有其他專長,比如唐寅詩書畫三絕;祝枝山善於詩文而草書國朝第一;文徵明書畫俱佳,明四家(畫)、明三家(書)都佔有席位,亦善詩文。琴棋書畫是中國傳統文人的外飾形象,也因此徐禎卿不符合民間對「風流才子」的憧憬,而被摒諸四大才子之外。



(五)張靈


  論名氣,張靈當然不及唐伯虎他們。但若說到愛情故事,張靈的一生,比四大才子都愛得轟烈。

  張靈字夢晉,確實的生卒年不詳,只知他比唐寅年輕,應該年介唐寅和徐禎卿之間。唐寅十六歲該年考秀才第一,第二年張靈也考得第一。不過,張靈比唐寅,甚至祝枝山都要狂放,所以他爾後一直沒理會過科舉,因為明朝科舉考的是八股文。

  唐寅和張靈有總角之好,是吳縣有名的兩大狂生,在徐禎卿未出現前,張靈一度被譽為四大才子之一。其和唐寅、祝枝山經常結伴登山玩水,而且還暗戀唐寅的妹妹唐秀。唐寅也想招他為妹夫,可惜其父唐廣德不允,將唐秀許配給一個富家子弟。

  張靈後來娶了一個老婆,但老婆嫌他太瘋癲,帶同兒子離家出走。年輕時,仰慕你的才名,覺得狂放是一種攝人吸引力,非君不嫁;但當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久了,激情已過,便又覺得狂放是一種缺點,心生去意。因為兩段情的不如意,所以爾後張靈一直保持單身,直到遇上崔瑩。

  說張靈瘋癲不無道理,因為他很喜歡扮乞兒,和唐寅、祝枝山三個傻佬,羸縢履蹻,拿枝爛枴杖,袋幾兩銀,便這樣出門。走到哪吃到那,盡情飲酒作樂,結帳時發覺錢不夠了,才臨時寫書描畫作酬。就在其中一次,張靈遇上一見鍾情的崔瑩。

  有回唐寅和祝枝山等人在虎丘可中亭飲宴,張靈知道後,便扮乞丐去鬧場。唐寅一看便知道是這個搗蛋鬼,調侃道:「你要討酒喝可以,但要賦一首詩」,張靈立即在眾人前一揮而就:


勝迹天成說虎丘,可中亭畔足酣游。
吟詩豈讓生公法,頑石如何不點頭。


  寫完後還擲筆稱讚自己:「佳哉!擲地金聲也!」看得唐寅哈哈大笑。相傳晉末高僧竺道生(世稱生公),曾在虎丘山聚石說法,而石皆點頭,成語頑石點頭就是這樣來。張靈用這個典故,借機跩唐寅他們一下,說他們是頑石,聽了自己的詩也要點頭給他斟酒。唐寅十分高興,即席畫了一幅《張靈行乞圖》,又要祝枝山在畫上題字。此時一位老翁走近,問他們可就是唐伯虎、祝枝山、張靈?三人表明身分後,老翁便介紹自己是崔文博,仰慕三位已久,希望他們將《張靈行乞圖》送給他。唐寅他們也就無所謂,將畫送給崔文博。

  崔文博有一女,叫崔瑩,堪稱才貌絕世。他帶畫回泊在岸邊的舟上,向女兒陳說剛才的經過。但原來在崔文博上山時,崔瑩和張靈已有一面之緣。當張靈到虎丘時,看到一艘船泊在岸邊,走過去看,碰巧崔瑩也捲簾外探,但簾一拉開便見到個乞兒。兩人四目交投,她當時只覺得這個乞丐眉清目秀,奇怪怎會有這樣英俊的乞丐?張靈則大膽地跳上船,跪在船上說要求見,崔家僕人連忙將他趕走。

  崔瑩向來仰慕張靈才名,聽了父親的經歷,又再看父親帶回的畫,原來剛才那個乞兒就是張靈。於是,張靈的名字便烙在她心中,當然,張靈也不時想起佳人,但二人並不認識,就這樣遠距離互相思念,而彼此都在猜想對方的心思。

  愛情故事有很多種,張靈和崔瑩便屬於一見鍾情。

  就是那種,平生素未謀面,但都聽過對方的名字,心底裏對這個人有點留意,並彼此欣賞。一旦見面,好奇與仰慕融化在彼此的審視與搜索中,大家都想靠前一步,只是不知如何開始。

  畢竟,是兩個陌生人。

  崔文博因為妻子去世,所以才一家人扶靈回故鄉安葬。禮畢,又回去屬於他們的豫章。

  張靈雖然大膽,但面對真正喜歡的人,再狂放也會變得靦腆。在隔壁黃師奶面前,我瘋瘋癲癲,是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但在喜歡的人面前,怎麼說……總要給人一個好印象吧。狂放是因為不介意別人的看法,靦腆就是太緊張對方的想法。張靈怕唐突佳人,所以變得小心翼翼,只每天走到虎丘遠望崔瑩,但不數天,崔瑩一家便走了。

  一別便杳無音訊。

  未幾唐寅被寧王宸濠延攬,寧王要唐寅畫《十美圖》--要送十個女人給皇上。

  當時的皇帝武宗,是有名的契弟,十五歲踐阼,便以好色名聞天下。後宮三千不夠玩樂,索性在禁宮建「豹房」,內置番僧及教坊司樂人,四處搜羅民間美女,恣意淫樂。

  寧王久蓄異志,送美女羈縻武宗,等待時機。他已找來九位美女,只欠一位。這九位女子不單貌美,而且各有所長:

  一、湯之靄,善畫;
  二、木桂,善琴;
  三、朱嘉淑,善書;
  四、錢韶,善歌;
  五、熊御,善舞;
  六、杜若,善筝;
  七、花尊,善笙;
  八、柳春陽,善瑟;
  九、薛幼端,善簫。

  最後一位,當然就是崔瑩。寧王有個手下叫季生,也有點才名。他亦仰慕崔瑩,曾去求親,但崔在見過張靈後,內心忐忑,對所有親事一一拒絕。季生便懷恨在心,向寧王推薦崔瑩,結果當然中選。

  寧王假借皇帝名義要選民女入宮,抗旨要誅九族。崔瑩沒有選擇,便拿出《張靈行乞圖》,在上面題詩一首:


才子風流第一人,願随行乞樂清貧。
入宮祇恐無紅葉,臨别題詩當會真。


  並囑咐父親:「日後見到張郎,將此畫交給他,讓他知道有這樣一個痴情女子」。但她不知道,另一方的張靈,同樣在痴痴等待。很奇怪,兩個陌生人。

  崔瑩到寧王府後,唐寅一看,原來就是張靈那傻子朝思暮想的人。寧王反叛之心日顯,唐寅早想離去,看到崔瑩後,去意更堅,於是裝瘋扮傻,才得以脫身。他先去找崔文博,了解事情始末後,帶着《張靈行乞圖》回去找張靈。

  但這段時間,崔瑩已被送入宮。張靈知道此生再沒可能見到崔瑩,看到畫上的題詩,又聽到唐寅轉述崔瑩入宮前的訣辭,想起昔日種種,當下吐血數升,一病不起。過了數天,張靈自知不行,便對唐寅說:「我死後,將此畫和我一起安葬。」然後拿過紙筆,寫道:「張靈,字夢晉,風流放誕人,為情而死。」就這樣死去。但二人之間的糾纏還未完,因為不久寧王便起兵叛亂,但旋又為王守仁打敗。被寧王所羈押的人,包括十位美女,全部被放還。

  天意真懂得弄人。當初張靈崔瑩如果大膽一點,可能已經成婚,不必被牽入寧王的陰謀之中;張靈如果不是這麼孱,這麼容易掛了,便可以等到崔瑩回來;崔瑩一心想到重見天日,以為失而復得,誰想到……

  崔瑩回家後,原來父親已經病逝,崔家只剩下她和一個老僕人。在經歷一場風波,身心虛弱時,唯一的親人死去,她此刻想起張靈,也許是她人生中最後的依靠。可是一去到,只有失望在等待她。

  唐寅帶她去張靈墳前致祭,原來唐寅沒有將《張靈行乞圖》埋了,而是留給崔瑩。崔瑩看着畫,看着張靈生前的一些詩稿,一邊哭一邊讀。唐寅想她必定有很多事要向張靈說,便離開一會。崔家老僕不忍,也走到附近徘徊,留下他們獨處。但老僕回來後,崔瑩已自縊墳前。

  兩個陌生人,互相暗戀,然後又互相殉情。由始至終,都未曾相處,僅有的,恐怕就只有張靈跪在船上,渴望求見的那一刻。佛家有句說話,叫「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世的擦身而過」,張靈和崔瑩今世的擦身而過,不知又會換來下一世怎樣的相遇?

Picture

  上圖是張靈的《招仙圖卷》,屬白描法,背景簡略清曠,士女獨立,深思顧盼。據說原圖有唐寅題詩,後被人分割挪移,故留白一大片。唐寅有一首《招仙曲》:

鬱金步搖銀約指,明月垂璫交龍綺。
秋河拂核蒹葭霜,哪能夜夜掩空床?
煙中滉滉暮江搖,月底纖纖露水飄。
今夕何夕良宴會,此地何地承芳佩。


  意境和此畫十分脗合,有可能就是原畫上的題詩。礙於見識淺陋,只知張靈傳世有此畫,現藏於北京故宮。若知張靈有其他傳世作,煩請告之。


[1]

很詳細呢﹗


[引用] | 作者 ming | 1st Jun 2006 10:5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古時以「伯、仲、叔、季」別長幼,例如三國時期孫堅一家,長子孫策字伯符、次子孫權字仲謀、三子孫翊字叔弼、四子孫匡字季佐
原來是這樣的啊!


[引用] | 作者 黃龍 | 4th Jun 2006 03: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是的,《禮記.檀弓上》說:「幼年,冠字,五十以伯仲。」就是說周代男人到五十歲後,別人會以伯、仲來尊稱。有敬老的含義。

而根據何休所注的《春秋公羊解詁》:

上大夫:伯、仲是上大夫專用。可以和姓、名、字合稱;

中大夫:稱字,不稱伯、仲;

下大夫:稱名且字,即是名字合稱(不稱姓)。例如孔子的父親叔梁紇,本名是孔紇,字叔梁。所謂「名且字」的叫法,就是先字後名。

何休所指的大夫稱謂,如果屬實,則很可能是更早期的叫法,即伯、仲原是貴族階層專用;後來則普及到民間,成為年過五十長者的尊稱。

而再其後,這種尊稱被普及應用,多見於取字。同樣以三國時期的人物為例,夏侯淵七個兒子,史籍對其長幼記載有模糊處,但我們可以從其字估計其長幼排序(《三國演義》說淵只有四子,非):

夏侯衡:長子,字不詳,但《三國志》明確地說是夏侯淵長子;

夏侯霸:次子,字仲權

夏侯稱:三子,字叔權

夏侯威:四子,字季權

夏侯榮:五子,字幼權

夏侯惠:六子,字稚權

夏侯和:七子,字義權


[引用] | 作者 腎煎鞭 | 4th Jun 2006 13: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看了這篇文後才得知那麼多事情,謝謝分享!


[引用] | 作者 小質 | 4th Jun 2006 18:1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佩服!!!


[引用] | 作者 不點 | 5th Jun 2006 00:2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6] Excellent

精采!也為他們的經歷而悲哀!


[引用] | 作者 Michael | 5th Jun 2006 12: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谢谢作者

看了才懂,才子为必如看上去的那么风光啊


[引用] | 作者 QQ273087743 | 3rd Jul 2006 14:3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十分精釆

說起祝枝山,我們可能會想起阿叻。

我都係咁話。


[引用] | 作者 Rainfield | 25th Apr 2008 23: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世稱風流,卻一生為科舉而勞神!!何稱風流?


[引用] | 作者 alex | 23rd Jul 2009 09:5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看了這篇文後才得知那麼多事情,謝謝分享!但才子之命運可謂極坎坷!


[引用] | 作者 討厭碰頭 | 16th Mar 2010 11:0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三笑因緣係假的??


[引用] | 作者 文仔 | 19th Mar 2010 21:59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