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og中文作家聯盟 | 22nd May 2006, 15:56 PM | 會員文章推介 | (2157 Reads)

 作者:挑那媽

引言

名。利。是虛無的。
偏偏,越是虛無的東西,越是多人追求。
萬人擁戴。前仆後繼。窮追不捨。
得到了,虛榮感,油然而生。
許多人認為,故事中的主角,為了這份虛無,賠掉一生,實在不值得。
但,正如主角所說──
何謂正?何謂邪?
正與邪,神與魔。是誰下的定義呢?

※            ※            ※            ※
怪手

昨晚好夢正濃,酣睡之際。
忽然有樣東西,不知是甚麼東西,在我左邊的頸上,胳膊上,左右上下,蠕蠕而動。
它的動作不大,慢慢的,黏在皮膚上。令人迷糊的知覺,漸漸清醒過來。

「嗯?」瞥眼一看,居然是一隻手?!

那是一隻比小孩的手,還要更小的手。只有手掌,沒有手臂。在漆黑的房間中,柔弱的月色下,仍可隱約看得到。它,與五根小手指連在一起,青青白白,毫無血色。

是真實?是夢境?來不及考證,本能反應已教我隨即,下意識地伸出右手,想法子把它撇開。

一經接觸,頓時遍體生寒。

怪手是冰冷的,是柔軟的,是細小的,是陌生的。電光火石,只得把它牢牢抓住。只因生怕它會有進一步行動,生怕自己會遭受到實質傷害。在這刻,我幾乎可以肯定,它――是真實的。

真實得使我發慌,使我立即緊緊縛着它,然後狠狠地往外一揚,然後竟然聽不見有任何東西撞擊後跌落的聲音,然後居然眼巴巴看着它消失於空氣之中……

我嚇得登時鑽進被窩,不敢露出半方肢體,渾身發抖。
它會貪得無厭,捲土重來嗎?
房子中,只得孤獨一人。
有誰可以救我啊?

狀態持續徘徊在惶恐之中,直至窗外的天空染上一層灰白,半夢半醒的意識始再度模糊……

※            ※            ※            ※

一覺醒來。
外面火傘高張,恐怕已達午間。啊,是刺眼的陽光越過玻璃窗來,把小眼睛刺張開的。

隨手往額上一抹。嗯,溼溼的,渾身也冒着一層汗。
是被高溫感染而成的熱汗,還是遭受驚嚇所致的冷汗?

坐在床沿上,左顧右盼,查看床墊四周,細看房間四周。沒有腳,也沒有手,倒有大堆大堆雜物。

想起昨夜的怪手,總是餘悸猶存。
究竟它是何方神聖?是神明?是邪魔?是偶然路經此地?還是……

※            ※            ※            ※

好想好想傾訴,可惜根本沒可能。這個圈子裏,「朋友」是種奢侈品。或者可以這樣說:在這個圈子裏,有互相利用的虛假朋友,有吃喝玩樂的酒肉朋友。誰管啥真心不真心?

手機嘟嘟響。

「嗨,來得正合時!」原來是那個天天在咪高峰面前瞎扯的白癡唱片騎師曉兒。
「真的嗎?」
「昨晚遇上怪事哩。若你答應在黃金時段的直播節目中訪問我,給你獨家又如何。」
「嗯。先說來聽聽,是啥?」
「還不是神啊鬼啊。放心吧,我自會把它誇張得大無可大。保證節目收聽率一定飆升!」
「可是聽眾應該對閣下最近的誹聞有較大興趣。」接著是幾下笑聲,像冷笑。
「別慪我好不好?」
「嗯。先讓我安排吧,再聯絡。」

假如是朋友,怎不洋溢半點關切之情?
早說過是互利互惠咯。
吁──

步入客廳,陣陣淒涼。
不為甚麼,只為房子空洞洞。
貝廸生嘛,往日他最愛到這裡來跟我廝混。如今嘛,早就找雷雨雲廝混去了。還好個沒心沒肺的要我不再糾纏他。
好吧,好吧。不理白不理啦。

啊。昨晚從機場回家後就是在睡,行李也不過隨處亂放。想來好歹也得先安置我的娃娃,那個從日本「偷」來的娃娃。

聽說她的指甲會不斷生長。
照顧她的人,就得替她修剪指甲。
可愛得邪門的娃娃。

玻璃櫃前,我看着她,她盯着我。
說起來……
她的手,也是這麼小,這麼冰冷,還長滿長長白白的指甲。
說起來……
在這老房子獨個生活也有兩年了,就是從未遇過類似昨晚的事情。
莫非……
不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