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og中文作家聯盟 | 26th Apr 2006, 01:58 AM | 會員文章推介 | (2080 Reads)
作者:Bee

  話說「排花根」(請先看在母體裡游泳時沒有拿得証書裏有解釋),是孩子在菩薩前被擬為花仔花女,尋他/她的根源。


  在我母親所懂的民間智慧裏面,存有很多鮮為人知的古老禮儀,尤其是水上人的一些很獨特的傳統。

  小時候伴在媽媽身邊,去為她娘家各房親戚,打點紅白二事;早就聽到過很多,令人摸不著頭腦的禮儀名目。祇是,小時候根本沒有能耐去追源,也沒有智慧去把這些事兒都一一問個明白。坦白說,小時候聽到這類禮儀,總是一臉不屑。

  不過人長大了,卻有種很想把這些事宜都盡力記錄下來,也許這就稱為「把根留住」。在這些之前,先為我媽媽「排花根」—— 就由她仍是一個花女身份開始,來話說源頭——

  媽媽甫出生,雙親就早喪,大哥哥帶著幼小的二妹妹,將最小的這個妹妹幼嬰,抱到老祖母處,問是否可以把她賣掉換點錢。那時戰亂才稍停,大哥哥只是個新少年,膝下妹妹一個在戰亂丟失,另一個被日軍帶走了,吉凶也不知。

  自己都日不保夜,無力撫養襁褓中的妹妹(即我的媽媽)。老祖母痛心小孫女,襁褓中嫩嫩白白,可愛非常,只可惜生來就無父無母;心下不忍,留下來了。哥哥和姐姐則另去投靠他們的大舅舅。

  老祖母膝下幾個兒子都是在海面經營舶貿小型運輸,於是,我媽媽自小就得跟著一班堂弟妹,在親叔叔的船上家裡長大。

  小時候,我自少不免有點嫌棄水上人,只隱隱覺得我外婆娘家,也算是個知書識禮之家,外婆生前還是個虔誠天主教徒;那一房裡的親朋戚友,總也較多溫文爾 雅之仕。相反,住在水上的外公那房,是蛋家族(又稱大家族),人們總是粗人模樣地,也沒讀過什麼書;就是不明白,為何媽媽老是把我帶去這房娘家,還總是要 我適應這房叔公的水上大家庭。

  說實話,當時我跟兩位對我偉大母親,有養育之恩的叔公的兩房大家庭,感覺很是抗拒。尤其是在我唸小學時,還住在船艇上的那房,更加有點不情不願去親近。

  總不能了解,何以我媽媽偏生一逢學校假期,就把我領到那裡去,還強逼我學習在那些一連串的,泊在避風塘裡,在波浪動盪裡的大小船艇中,練習在船頭和船 頭一碰點,就一步跨到另一船去;還要練得往返自如,不成嘛,就被稱為「穿」(譯音,我相信這是蛋家的口語,意思是過艇動作生硬,一看就知並非本族人也)。

  無錯,我一直都很「穿」,而且心底一直不想有人誤會我是蛋家人;因為在當時的學校教育裡,老師總給我們有個「水上人家」幾近乎相等於沒文化的部落。

  其實,長大了才能了解,無論這房親戚家有多少兒女,無論他們在哪裡生活;媽媽都深深愛著他們;因為兒時媽媽只是個手抱的孤兒,要不是老祖母念在小小孫 女孤苦無依,要不是這兩個天生愛孩子的親叔叔;在當年一窮二白的戰事艱難日子,都願意代養育不幸離世的哥哥嫂嫂遺孤,還一直把她當親女兒般養育成人;也許 媽媽早不是這個媽媽,也許這個世界上也就沒有我。 對這兩位叔公,我還有什麼資格說什麼嫌不嫌棄呢?

  媽媽的兩位叔叔,排行第七和第八,第七的那位一家多年在海上經營駁艇快船運輸業務,把年幼的母親留在比較定居的第八兄弟家船上生活,的確比較適合。於是乎,第八的叔公就儼如我的親外公。

  八叔公共有八個兒女,小時候問過一些又笨又稚笑的問題:「叔公排第八,就要有八個兒女,那為什麼七叔公卻有九個兒女?」「媽媽有沒有見過,叔婆不是腹 大便便的時候?」「叔婆餵八個孩子奶奶飯飯時,是不是一個個排排坐?」「叔婆會不會在工作時,得把孩子一個個綁坐船裡,要不舅父姨姨他們都會掉海的吧,哪 有沒有一些孩子都已掉了海?」

  我現在最想問的是,為什麼八叔公那樣俊朗,怎麼跟其他的水上人好不一樣?怎麼叔婆也那樣標緻?生下來的兒子女兒,個個樣子不壞。

  可惜當我懂欣賞時,他們都已經離去多時了。

  這八個子女,都把媽媽當成親家姐一樣看待;也許比起現代很多兄弟姐妹來說,他們只有更親厚的情誼。

  在我入中學後,我再沒有去過那些串泊在避風塘的船艇上;成人後,某夜曾陪著父母,把未婚夫領到這個,曾經聲色犬馬的避風塘裡,勇敢地去告訴他,我媽媽的娘「家」在這裡;讓他去了解媽媽少年,在這裡認識的友好,在那些小艇上留下的風光,去細味那些小艇和我童年間的關係。

  讓未婚夫認識我那八位姨舅,各自開的枝,散的葉,繁衍而來的一群表弟妹,對於這個在香港只得姨姨一個親戚的未婚夫來說,這無疑太過不可思議。

  他是個族系盲,到今日,連姨姨和舅母都分不來,舅舅叔叔亂叫一通;卻配上個族系層超複雜,還要「算盤先打得埋」的親戚系族。 (注:廣東人愛說大家間沒什麼關係時,會說「關係用算盤都喇唔埋」;即「關係用算盤來算,怎打也打不響。」的意思。)

  這夜,跟我同輩的這房表弟妹群裏,首先有一個要成家立室了!這夜婚宴的新人童年照影片秀裏,好多畫面,喚起了我的童年記憶,那些發生在小學的假期中,一一的水上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