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og中文作家聯盟 | 20th Feb 2006, 17:57 PM | 寫作漫談 | (2737 Reads)

編者:二元對立

講者:梁秉鈞、王安憶、朱天文、須蘭、蘇童、王德威、席上學生

《各人的創作路》

梁秉鈞:在學生提問前,請各位簡述自己的創作路。


王安憶:人說任何東西也可成為小說的題材,我想不是的。成為小說的東西必須具備審美性。


朱天文:寫東西時常會寫到平常沒有的想法。所以,寫作其實是在整理平日吸收得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須蘭:我寫東西是因為覺得生活沉悶。

蘇童:我同意須蘭的看法。因為我不滿意自己肉身的生活,覺得不夠詩意,所以用寫作來充實自己的內心世界,讓自我誕生。所以,寫作也可說是一種養 生之道。我寫,縱然人家說我差,也不介意,因為我對自己有信心,日後還能寫更好的作品。如將來不寫,也表示我對自己有信心,因為已寫了我認為 自己最好的作品。

梁秉鈞:也請王德威來談談自己成為一個評論家的歷程吧。


王德威:對於「評論家」一詞,我是感到怕怕的。我頂多是個「專業讀者」吧。評論家都是很膽小的人,看人怎在前台穿衣和脫衣;如何表現自己,是個充滿偏見的工作。我想其中最大的挑戰不是方法學的問題,而是如何從不同角度看一個作品,向自己的偏見挑戰。

學生:我想問蘇童,在你的作品中,為何常提到一條叫香椿樹的街?為何你的作品總表現得那麼悲觀?

蘇童:我的創作,好聽一點叫豐富,不好聽叫混亂。而香椿樹街系列是我一個比較喜歡的系列,因為跟我的成長背景有關,很有親切感。至於為何我的作 品予人悲觀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我較早熟。我很年輕的時候就想到死亡的問題,因為有一次我病得很厲害,差點病死。所以,作品中表現悲傷感是很自然的 事。而且,故事的發展是作家本身也把握不住的。它最後發展到什麼地步,是我意想不到的。


X            X            X
講者:王安憶、朱天文、須蘭、蘇童、席上學生

《如何發掘小說題材》

學生:蘇童,為何你愛用誇張手法描寫性和暴力的問題?


蘇童:我是有意為之的,但不知是好是壞,只是不滿意當時的文學潮流總愛把故事歸結在人生美好的一面,所以無論在人物形象、人物關係和環境方面,我也愛用病態的描述,務求營造一個不正常的世界,達到我希望達到的震撼力。


學生:想問各位,如何發掘小說的新題材?

王安憶:我寫的東西一般與自己無關,故事情節都是推理得來的,從一個世界推理到另一個。

朱天文:小說的題材基本來自生活,是自然的開始,就如畫畫先學素描一樣。但人長大了,知道理論技巧之後,而人生的歷煉又不夠,反而不知怎樣寫 下去,這時期是最苦的。但當人生的歷煉增加之後,便自然能把自己的觀念表現出來,但一定先要有很強的寫實基礎才行。

須蘭:我從未寫過自己或朋友的生活。如能做到閉門造車、無中生有,就最好了。

蘇童:我完全同意。一個精明的作家是不可能把自己寫出來的。要盡量虛構,盡量少消耗自己。

學生:想問王安憶,你曾提出「四個不要」的寫作方法,今天有否改變?

王安憶:基本上是沒改變的,我認為最簡樸的環境、最簡樸的語言、最簡樸的人物是最好的。不要太多材料,要物盡其用。總括而言是不要過於風格化,因風格化容易讓人捕捉。能簡約、一目了然是最好的。

 


 

本文摘錄自:「張愛玲與現代中文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日期:2000年10月25日
主辦: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

研討會資料庫:
「張愛玲與現代中文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http://www.library.ln.edu.hk/lingnan/e_conference/


編者按:在這討論會期間,當年自己因事不在場,惟此類研討會意義罕貴,也因這是五年前的事,筆者致今仍無法聯絡此文的原作者,若原作者或有關機構見此文版權有觸犯之處或不欲被轉載,煩請示證明,並通知敝社,自當刪除。


[1]

>盡量少消耗自己

頗認同,也是一個提醒。想到很多時,有些作家因一本著作而成名,其後就沒有佳作,可能成名作就是將自身歷煉消耗殆盡,然後辭窮。


[引用] | 作者 | 23rd Feb 2006 22:4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盡量少消耗自己
頗認同,也是一個提醒。想到很多時,有些作家因一本著作而成名,其後就沒有佳作,可能成名作就是將自身歷煉消耗殆盡,然後辭窮。

這點我覺得可圈可點,若在一個長篇或極長篇真可否做到盡量少消耗自己,卻能成為一篇享譽幾十或過百年的佳作呢?我想這是不少作家們的創作目的。

我經常想,所謂「勁作」,不是一、兩個長篇便足夠嗎?(比如是紅樓夢)當然,可以做到盡量少消耗自己,而又是「勁作」理論上是好的,此看法如擅長寫短篇的作家較常發生,就如「短篇小說之王」莫泊桑便是一例。


[引用] | 作者 二元 | 24th Feb 2006 09:17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