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og中文作家聯盟 | 14th Feb 2006, 23:31 PM | 會員文章推介 | (2515 Reads)

平均分: 7.50 | 評分人數: 2

作者:Happy Prince

1945年8月6日早上,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原子彈,三日後又在長崎投下第二枚,逼使日軍無條件投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劃上句號


廣島和長崎遭逢浩劫,究竟是無辜的代罪羔羊,還是應有此報血債血償?

龍剛導演的國語片《廣島廿八》(1974年),顧名思義,是紀念廣島原爆二十八周年,即1973年,所持的立場明顯是前者,企圖撇開中日之間的仇恨。他自 己扮演那位赴廣島採訪的香港記者,就擺出一副儼如國際救援團體人員的姿態,同情惋惜受原爆傷害的平民,並將所見所聞出一本書,由頭至尾也沒有為中國人討回 公道的意思。

開拍一套集中描述日本家庭如何受原爆創傷的電影,許多香港人,甚至中國人,恐怕都會覺得漢賊不兩立,我們受傷害的一方,幹嘛越俎代庖,同情仇人,去為他們 發聲?據聞當年公映時,龍剛就飽受媚日的非議。若到了新世紀的今天,中日關係低迷的情況下,肯定有大批網絡憤青要群起杯葛了。

其實,我們只要看看龍剛的執導歷程,自會明白他之所以選擇廣島原爆的題材並非偶然。他常常喜歡以基督教的人道主義來說故事,例如《英雄本色》裏的釋囚如何 面對社會,《飛女正傳》提到女主角進懲教所,《窗》講盲妹感化賊仔,《應召女郎》探討性工作者的社會悲劇,《昨天今天明天》借瘟疫比喻六七暴動。所講的題 材越來越闊,越來越具爭議性,堪稱香港福音電影的「祖師爺」。到了《廣島廿八》,更乾脆明刀明槍,衝出香港,暢論反核戰的大是大非。

影片以今井一家兩代由愉快溫馨,到最終家散人亡的悲慘遭遇,刻劃出原子彈的無窮遺害,用片中大女蕭芳芳的話說,就是毀掉了前途,毀掉了家,毀掉了愛——戲 劇性的轉折在於「潘朵拉」的盒子被揭開,二女李琳琳翻看了父親(關山)的日記,得知他是原爆的生還者,同時加插了蕭芳芳非親生女的枝節:秦祥林來自東京的 父母,嫌棄蕭這位未來媳婦是原爆的第二代;她離家出走,加入反核的摺鶴會,最後患上嚴重的白血病而死。親父唐菁知道後,切腹自盡,卻給關山的妻子焦姣目 睹,勾起以前的不快回憶,精神失常,傻癡癡地自沉河中。李琳琳妒忌家姐,走向另一極端:生活靡爛放縱,勾引遲鈍兒金川,成為好戰團體的急先鋒。

當李琳琳知悉自己是原爆第二代後,激動地指責父母一代招來了原子彈,要子女活受罪;焦姣不無感慨地回答,戰爭不是平民百姓可以作主的。居高位者發動戰爭固 然難逃罪責,但做了殺人機器的人民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雖然片中安排唐菁扮演一位反戰的將軍(不過反戰與參軍又有點弔詭。),因為反對屠殺中國 人,受到日本軍方審判,後來不知是原爆抑或甚麼原因,容貌變得畸型。但是,又怎樣解釋民間那些右翼激進團體的存在?龍剛說日本人要把侵略的歷史告訴下一 代,否則只會產生第二個廣島,本來沒有甚麼問題。然而按照劇情的發展邏輯,連好戰組織的激進行為也算入原爆的帳裏,就犯了倒果為因的毛病。況且蕭芳芳的白 血病究竟是不是原爆的後遺症也成疑問,起碼關山便活得很健康。這樣的劇情未免渲染太過了。

若果龍剛想借廣島的災難,以古喻「今」,針對美蘇這些當時的超級強國的軍事競賽,不斷製造核武這方面作出控訴,他明顯有兩處不妥。首先,原子彈不過是一種 殺傷力比其他要大的武器,今天許多大大小小傷亡慘重的戰爭都沒有用上核武,難道我們要額手稱慶?反核片面得很,倒不如走多一步,順便回應當時世界的大潮 流,提出反戰的呼聲。而且,此片選錯了地點去借題發揮,日本畢竟是侵略人家在先,影片卻一面倒將日本人等同於戰爭受害者,廣島等同於和平城市。如果焦姣這 位中國姑娘,東渡日本的來龍去脈講得清楚的話,或許可以令故事的觀點更加全面。

看過龍剛的多套影片,對他的道德使命感無可置疑。可是,他顯然不知道日本那張亮麗的和紙,包裹的正是一把染了血的武士劍——不僅是他本人,也是我們的「國際視野」可笑復可悲的盲點。
留言(6) | 引用(0) | 話題(點睇)

[1] 屬於乖孩子型

interesting story


[引用] | 作者 嫩口錡 | 15th Feb 2006 11:0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香港人的所謂國際視野,只是得啖笑.
而且,這幾年,香港越來越不國際化了.


[引用] | 作者 Miranda | 24th Apr 2006 18:5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各位好, 我叫洪雄熊, 冒昩在此留言. 關於「廣島原爆」這個具爭議性的題目, 熊也曾經寫過一篇小小的諷刺文, 想邀請各位來參觀和品評一下, 請各位寫作界的朋友們多多指教!

http://blog.yam.com/bearhung/archives/1612660.html


[引用] | 作者 洪雄熊 | 7th Aug 2006 02:0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這篇文章的作者自己才有問題. 撤頭撤尾, 歇斯底里的仇日份子.
--理論我不多說了, 在這裡說也沒有用.
--小弟做了40多年人, 從小遇過認識過的仇日份子不少. 幸好沒有被牠們影響.
--二戰時小弟父母都已經在世. 雖然他們那輩人難免對日本有根刺, 幸好他們以及他們的父母都沒有變成仇日分子.
--我當然不是不知道20世紀世界發生過什麼事. 可是, 一般人比較容易接觸到的材料就是事實的全部嗎?!
--但願日本在現在內憂外患的脅迫下再度復興, 抗衡區內越來越凶惡的新興霸權.


[引用] | 作者 巴別2世 | 22nd Jun 2011 20: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我們只要看看龍剛的執導歷程

我們只要看看龍剛的執導歷程,自會明白他之所以選擇廣島原爆的題材並非偶然。他常常喜歡以基督教的人道主義來說故事,例如《英雄本色》裏的釋囚如何 面對社會,《飛女正傳》提到女主角進懲教所,《窗》講盲妹感化賊仔,《應召女郎》探討性工作者的社會悲劇,《昨天今天明天》借瘟疫比喻六七暴動。所講的題 材越來越闊


[引用] | 作者 valium price | 16th Dec 2011 21:0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Buy Legal Injectable Steroids

style form nation physiology took sufficient limit

Buy Steroids | Steroids | Steroids Blog | RoidsMall Blog

rate developed legs lifting after early rise point


[引用] | 作者 Buy Legal Injectable Steroids | 13th Feb 2012 07:08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