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og中文作家聯盟 | 12th Feb 2006, 23:09 PM | 文化視野 | (2756 Reads)
北京《環球時報》2005-11-21消息報道

據北京《環球時報》2005-11-21消息報道:繼醜化韓國的漫畫書《嫌韓流》在日本熱賣後,如法炮製的《中國入門》又在日本頗受追捧。該書稱南京大屠殺是杜撰、中國人還吃人肉……就是這樣一本滿紙謊言的書,幾個月間竟在日本銷售了18萬冊。

《中國入門》看似是本普通的漫畫書,封面花裡胡哨,大紅色的封皮上印著黃色的書名,自稱能回答“中國是個怎樣的國家”這一問題。書的封面上寫道:“讀過這本書,所有的都明白了!”

該書的主要作者是日本人秋山喬治,他負責整部書的創意和漫畫,文字稿是由一名66歲、旅居日本40年的台灣人黃文雄撰寫的。該名台灣人多年來寫過50多本反中書籍,他認為中國唯一可取之處僅有中國菜!

據報道,該書厚達300頁極盡侮辱編造之能事:中國是“世界娼妓業強國”,國家10%的GDP都是妓女貢獻的;南京大屠殺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這是中國政府 為了散佈反日情緒而故意編造的;日本皇軍之所以派731部隊去東北,是因為日本人在中國受了欺負……書中甚至搬出一個漫畫人物警告說:“日本所暴發的大規 模傳染性疾病都是來自中國。”

有美國媒體評論說,日本不斷出現侮辱亞洲鄰國的書籍,反映出日本自身混淆不清的身份認同,即面對亞洲鄰國自覺優越,面對西方又感到低人一等。在這些書中, 日本人均以白人形象出現:黃頭髮、大眼睛、高鼻樑。中國人和韓國人都是黑頭髮、小眼睛,亞洲特徵很明顯。更可笑的是,在講述日俄戰爭的漫畫裡,日本人長得 比俄羅斯人還要歐化,往深裡看,這種審美觀點反映了日本明治維新時就抱有的“脫亞入歐”之夢。

令人奇怪的是,到現在為止,日本官員、知識分子和主流媒體對《嫌韓流》和《中國入門》沒發出什麼批評的聲音。日本的《產經新聞》甚至說《嫌韓流》“非常理 性,絕對公道”。日本一橋大學的教授吉田豐說,現在否認南京大屠殺幾乎已經成為日本的某種“宗教”,“因為缺乏自信,所以有些日本人需要某種故事來寬心, 即使我們說這不符合事實,他們也毫不在意。”

作者: 二元對立

觀點評論:

歷史戰爭紀實最重要的意義是致力反映真相,發展全球正面的一體化傾向,坦白,從根本的消除與鄰國的戰爭誘因,深沉的反思,是一種文化成熟度的明證。

論近代五十年歷史之記述反映一個國家對過去的責任承擔;當中德國承認、反省和銘記納粹黑暗統治和大屠殺那段歷史,以及絕不允許悲劇重演,早已成為主流社會的共識。世界猶太人大會主席辛格2005年1月在紀念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60周年時,讚揚了德國歷史教育對遏制反猶太主義的作用。辛格說:「德國可供借鑑的東西最多。這裏制定了嚴格的法律,禁止極端主義傾向、納粹標誌、反猶言論及任何否認納粹大屠殺的企圖。學校普遍進行納粹大屠殺的教育。歷史課已成為德國民族意識的重要組成部分。」

觀美國,自越戰時期到2006年,反省浪潮不絕,可惜仍有不少美國公民總是愛鼓吹美式英雄主義和戰爭混為一談,越戰是對是錯,依舊有人愛、也有人狠,近十年數年來美國派兵參與好幾場戰爭事,常惹來國際間不少的抨擊,但縱然派兵是好是壞、美國的政治體制是通過以政黨的而形成了互相制衡局面,但結果如何?很多發起戰爭的決定也祇可予「迷惘」這二字去形容。

反觀日本。1945年8月,美國先後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日本戰後的幾十年,即位期間拒絕參拜靖國神社的首相極少,當中正反映多個首相,總離不開政治家為了博取、掌握愚眛政黨及人民政治作為本錢的能事。

屬高度現代化國家的日本,仍是一個新生的後進,若談起軍國主義的歷史,已反映前生的封建思想仍遺留下來,失去反思的機能,無疑導致狂熱的浪漫愛國主義與自以為是的侵略罪行為,屢次發生。

近年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亦開始往靖國神舍參拜,二次大戰時的日本軍,以某些日本人的眼光看上去,覺得他們屬於國家英雄,沒有拜祭的理由嗎?請不要忘記這是他們侵略所帶來的悲哀,祇屬戰犯之理,豈談得上是保家衛國?這令世界多國對發動戰爭的國家處理歷史記憶所用的手法,不得不發起議論。近廿數年來,日本多次竄改歷史教科書事件幾乎無日無之。《中國入門》這部諷刺式漫畫,其實是屬於對中國人的挑釁行為,此種思想實在要不得!

若以國家對歷史陳述來代表文明的成熟度,如果德國屬於成年;美國和日本,則分別屬於少年及童年。自日本戰後,很少媒體主動集體反思到問題的根據所在,致令他一直只像個失憶的孩子,待人處事欠成長智慧,常只懂得單純埋怨他人令自己受委屈,仍停留於小童處事的階段。


[1]

所謂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日本人連如斯簡單道理也不明白,真可悲。


[引用] | 作者 keith | 12th Feb 2006 23:5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二元回keith

是的!未免太幼稚之餘,也很無聊和無恥!


[引用] | 作者 二元 | 13th Feb 2006 19: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日本人, 真煩...
無事搵事做...
成日發夢....


[引用] | 作者 | 14th Feb 2006 16:4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為何因為一本小書而要怒罵日本人?其一這本書是由台灣人提供文字的,第二是這本書在日本的
銷量只有約十八萬冊,在一個有一億三千萬人口的國家裏,十八萬冊算得上甚麼?

在一個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的國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和意見,由得他們說吧!日本的教育程度居亞洲之首,一本書的一種觀點難度可以很容易說服他們相信嗎?因此日本官員不作任何回應是正常的。一本書刊的出版是商業活動,政府何必處處干涉?


[引用] | 作者 駿澄 | 1st Sep 2006 12:2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駿澄 :
為何因為一本小書而要怒罵日本人?其一這本書是由台灣人提供文字的,第二是這本書在日本的
銷量只有約十八萬冊,在一個有一億三千萬人口的國家裏,十八萬冊算得上甚麼?
在一個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的國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和意見,由得他們說吧!日本的教育程度居亞洲之首,一本書的一種觀點難度可以很容易說服他們相信嗎?因此日本官員不作任何回應是正常的。一本書刊的出版是商業活動,政府何必處處干涉?

就是因為日本政府不干涉.....


[引用] | 作者 二元 | 2nd Sep 2006 03:3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6] 駿澄寫給二元

在日本的書店, 最高興的是可以發現不同類型的書, 有些是日本人嚴厲批評日本政府政策的, 有些是日本人諷刺日本人的, 甚至有些是日本人自己譏笑日本語的毛病處處。當中有許多看來批評得太過份了, 政府又要出來干涉嗎? 亦各抒己見而已。

同樣, 也有許多書為前去中國經商的日本人講解怎樣適應中國的國情, 教導普通話、廣東話、上海話的專書多不勝數。很多日本人對中國古典文學有濃厚興趣,因此你可以找到四書五經、中國書法、屈原、漢賦、唐詩宋詞的專書,研究得非常仔細。我曾在東京神保町書店街買到六十年代中國文革時代流失至海外的線裝書, 當時真的意想不到。你嫌太重太舊, 不想帶回去嗎? 不要緊, 你可以坐在書店一角,靜靜地看三四個小時, 沒有人會騷擾你, 連書店職員也不會看你一眼。

在他們的書店裡你會知道他們許多人都喜愛中國的傳統藝術、音樂、烹飪和飲食習慣。自由社會的政府要做到的就是在沒有違法的前提下在價值觀點的問題上保持中立。思想開放、宗教自由、自由發表意見的社會風氣正是我們中國人值得學習的地方啊!


[引用] | 作者 駿澄 | 5th Sep 2006 09:5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駿澄寫給二元
駿澄 :
在日本的書店, 最高興的是可以發現不同類型的書, 有些是日本人嚴厲批評日本政府政策的, 有些是日本人諷刺日本人的, 甚至有些是日本人自己譏笑日本語的毛病處處。當中有許多看來批評得太過份了, 政府又要出來干涉嗎? 亦各抒己見而已。
同樣, 也有許多書為前去中國經商的日本人講解怎樣適應中國的國情, 教導普通話、廣東話、上海話的專書多不勝數。很多日本人對中國古典文學有濃厚興趣,因此你可以找到四書五經、中國書法、屈原、漢賦、唐詩宋詞的專書,研究得非常仔細。我曾在東京神保町書店街買到六十年代中國文革時代流失至海外的線裝書, 當時真的意想不到。你嫌太重太舊, 不想帶回去嗎? 不要緊, 你可以坐在書店一角,靜靜地看三四個小時, 沒有人會騷擾你, 連書店職員也不會看你一眼。
在他們的書店裡你會知道他們許多人都喜愛中國的傳統藝術、音樂、烹飪和飲食習慣。自由社會的政府要做到的就是在沒有違法的前提下在價值觀點的問題上保持中立。思想開放、宗教自由、自由發表意見的社會風氣正是我們中國人值得學習的地方啊!

無法明白駿澄所指的「沒有違法的前提下在價值觀點的問題上保持中立」的意思具體是怎樣。

如果日本政府當局覺得站在歷史真實的問題上再不需要顧及公義,或是在駿澄的觀念中可以把種種「不顧文責」的方式說這就是「自由的文責」。

我則認為這裏已失去了討論基礎了。


[引用] | 作者 二元 | 6th Sep 2006 10:2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駿澄寫給二元

一些較具體的說法,例如侵犯私隱的書刊在文明的國家裏都是違法的,又例如把色情書刊售給未成年人士,在許多地方都是違法的(案:但出版的人並沒有違法,是售賣的人違法而已),是不是?又例如日本某個縣政府裏的校長代表一致認為某教科書不宜在學校使用,就成為該縣的法例,規定不得在該縣的學校使用(案:但即使在學校不能用,這法例也沒有限制該書在書店裏售賣)。

我想,二元君所指出的所謂「歷史公義」無非是日本政府沒有發出什麼批評的聲音等行動,是不是?首先,「歷史公義」沒有涉及合法或違法的問題,例如政府不能因為我沒有「歷史公義」便要懲罰我。既如此,假如我是那些作家,政府又奈我如何?政府可以做什麼?要充公我財物、禁售我的書本、送我進監倉嗎?堂堂大國的政府是不會幹一些沒有收效的事情的。

另外至於「不顧文責」,完全沒有這回事。作者們的履歷、背景完全清清楚楚,以他們在行內的名聲,相信連他們住在哪裏也很清楚。書本是通過正式的出版途徑出版的,不是偷偷摸摸在街上派的、在牆上塗鴉的。自由社會裏,文責仍是自負的,沒有人會同意在自由社會裏可以隨意胡說八道。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既然是自負盈虧的出版,就要負起商業上的風險,沒有人買他的書,或銷量不足,書店便不會替他們賣,那本書就不能生存。若然大家都知道他們說的全是假話,任何人都可以找他出來批評,或在日本出一本新書為事實翻案。既如此,又何用政府機器干預這些商業活動?民間力量可以解決的事情,政府是無需出來擾民的。

6年前,海外有位華人出了本「天安門真相」(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 The Chinese Leadership's Decision to Use Force Against Their Own People - In Their Own Words),中國很多人都說裏面說的是假話,但外國政府並沒有「站在歷史真實的問題顧及公義」,今天很少人對那本書有興趣了。為什麼?那不過是市場的供求調節而已,沒有人對它有興趣了,自然就給市場淘汰掉。問題就是這樣實際,感到無奈嗎?

 

 


[引用] | 作者 駿澄 | 7th Sep 2006 16:4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駿澄寫給二元
駿澄 :
一些較具體的說法,例如侵犯私隱的書刊在文明的國家裏都是違法的,又例如把色情書刊售給未成年人士,在許多地方都是違法的(案:但出版的人並沒有違法,是售賣的人違法而已),是不是?又例如日本某個縣政府裏的校長代表一致認為某教科書不宜在學校使用,就成為該縣的法例,規定不得在該縣的學校使用(案:但即使在學校不能用,這法例也沒有限制該書在書店裏售賣)。我想,二元君所指出的所謂「歷史公義」無非是日本政府沒有發出什麼批評的聲音等行動,是不是?首先,「歷史公義」沒有涉及合法或違法的問題,例如政府不能因為我沒有「歷史公義」便要懲罰我。既如此,假如我是那些作家,政府又奈我如何?政府可以做什麼?要充公我財物、禁售我的書本、送我進監倉嗎?堂堂大國的政府是不會幹一些沒有收效的事情的。另外至於「不顧文責」,完全沒有這回事。作者們的履歷、背景完全清清楚楚,以他們在行內的名聲,相信連他們住在哪裏也很清楚。書本是通過正式的出版途徑出版的,不是偷偷摸摸在街上派的、在牆上塗鴉的。自由社會裏,文責仍是自負的,沒有人會同意在自由社會裏可以隨意胡說八道。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既然是自負盈虧的出版,就要負起商業上的風險,沒有人買他的書,或銷量不足,書店便不會替他們賣,那本書就不能生存。若然大家都知道他們說的全是假話,任何人都可以找他出來批評,或在日本出一本新書為事實翻案。既如此,又何用政府機器干預這些商業活動?民間力量可以解決的事情,政府是無需出來擾民的。6年前,海外有位華人出了本「天安門真相」(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 The Chinese Leadership's Decision to Use Force Against Their Own People - In Their Own Words),中國很多人都說裏面說的是假話,但外國政府並沒有「站在歷史真實的問題顧及公義」,今天很少人對那本書有興趣了。為什麼?那不過是市場的供求調節而已,沒有人對它有興趣了,自然就給市場淘汰掉。問題就是這樣實際,感到無奈嗎?  

最近有一則娛樂圈的風化事件,報導指有某明星在後台被偷拍的照片於某周刊刊登了,有人引用了岑先生從前在電台上的講話,岑說:「有人在街上隨處祼跑,但街上有很多人觀看,這是否就是因為街上有人觀看,這個人祼跑就是沒問題?」

在這裡,請也別去爭論什麼地方對於祼跑憲制或文化各方面的資料搜集;因為問題的主幹是:責任誰屬?是看祼露的人嗎?

因為公義不常存在於某些人心,所以要存在於法制精神,這是與商業不商業無關的。


[引用] | 作者 二元 | 7th Sep 2006 18: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違法就是違法,跟商業活動與否無關,因為無論販賣海洛英抑或私藏海洛英均是違法的。這點本人完全贊同。責任誰屬?「裸跑」的人是無法置身事外的,當然看裸跑的人也有問題。十個人裏面有九個人吸煙,不代表吸煙是合理的,這正是古希臘柏拉圖批評民主制度的缺憾所在。所以後來才進一步有人討論law,justice及morality三者之間的關係。二元君不只想講法制,也想講法律背後的公義及道德問題。因為我們都明白,好些現有的法律其實有違公義和道德的。


[引用] | 作者 駿澄 | 7th Sep 2006 22: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